王氏纪念馆:一代宗师隐深庭

”,即可加入王氏家族大家庭,和世界各地王氏宗亲交流。让我们携手同行,弘扬王氏文化,传播王氏正能量。

在学术界, 高邮王氏是一个专门名词,既指王念孙、王引之父子(亦称高邮二王或王氏父子),又作为学术上集大成者的代名词。

王念孙(1744—1832年),字怀祖,号石臞。乾隆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工部主事、工部郎中、陕西道御史、吏科给事中、山东运河道、直隶永定河道。他精通音韵学、文字学、训诂学、校勘学,著有《广雅疏证》《读书杂志》等。

王引之(1766—1834年),字伯申,号曼卿,王念孙之长子。嘉庆一甲三名进士,官至工部尚书。他继承父业,进一步扩大了研究范围,探幽发微,硕果累累,著有《经义述闻》《经传释词》等。

“王氏父子”都是朝廷大官,却不因位高而疏于学问,他们撰写的学术著作《广雅疏正》《读书杂志》《经义述闻》和《经传释词》等,被誉为训诂学的经典著作。

1983年,为纪念垂名史册的清代音韵、训诂学大师王念孙、王引之父子,激励故里乡亲与莘莘学子缅怀先贤、勤勉好学、奋发有为,高邮修建了王氏纪念馆,并于当年10月对外开放。

高邮王氏纪念馆是王氏父子的故居,坐落于西后街,是高邮市文物保护单位,占地1000多平方米,由主展厅、会客厅、东西厢房、书房等组成。

17日下午,记者沿着两侧颇具清末民居风格的西后街由北而南,高邮王氏纪念馆映入眼帘,高大、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的广玉兰伸出墙来。府第式的门厅外挂着当代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手书的“高邮王氏纪念馆”馆牌。门厅上方悬挂着“古训是式”的金字黑底匾额,造型古朴的照壁上刻有“戬谷”(善、吉祥意)的砖雕,满眼可见橙黄色的凌霄花肆意地怒放着,一直攀至照壁墙头悬挂下来,令寂静的纪念馆散发着勃勃生机。

转身向北,透过灰砖镂空的圆门,跃入眼帘的是一方小院。在几竿依墙直立的翠竹掩映中的王念孙、王引之古铜色塑像分外引入注目。端坐石凳之上的王念孙长衫过膝,双目平视,神清气定,左手扶一竿木手杖,右手握着一册翻开的书;站立右侧身后的王引之,两手垂放,双目微闭,似有所思。塑像西南的墙脚,是一口王家曾经使用过的古井,白而光滑的石井栏上似乎还能看出当年提绳打水留下的痕迹。塑像稍东有一侧门,门内又是一方不大的庭院,庭院内有冬青、桂树,还有一株枝繁叶茂的石榴树,红彤彤的石榴挂在枝头,鲜艳而俏皮。与庭院平行并列的是坐北朝南的三间北厢房,房内陈列着《王氏故居》《高邮王氏学》的展览及许多经学后人的书画作品。相传这里曾是王氏父子潜心读书的地方。

回身到灰砖镂空的圆门北侧向西,是一溜带有斗拱廊沿的五间正厅。据介绍,正厅拟再现王家藏书堂的原貌,眼下只是摆放着一些旧式桌椅,供游人休憩、景仰。正厅上方悬挂着书法家沙孟海先生题写的“一代宗师”匾额,下方正北后墙上挂着已故当代著名画家程十发先生精心绘制的王氏父子画像。正厅中间门外两侧的立柱上挂有李一氓题写的“父子一门乾嘉绝学,宋明以外训诂大成”的楹联。正厅前的庭院内有东厢房三间,西厢房三间。东厢房门前立柱上挂有已故北大著名教授周祖谟题写的楹联“世代研经明古训,山川锺秀育贤人”,西厢房门前立柱上挂有高邮籍著名作家汪曾祺题写的楹联“一代宗师千秋绝学,二王余韵百里书声”。两侧的厢房内均为展览室,陈列着王氏父子各种版本的著作及近现代学者专家对王氏父子训诂学研究评析的文章专著,叶圣陶、王力、廖井丹、顾廷龙等已故专家学者、书画家均有手迹陈列其中。

东西厢房南侧是三间不大的前厅,陈列有王氏父子的生平传略、轶闻故事,“父子合力密奏和珅”的前前后后,“王府独旗杆”故事的来龙去脉。出前厅又是一方狭长的院落,错落有致的花草古木,簇拥灰砖铺成的甬道,一直延伸到照壁南侧的镂空圆门。

王家三代在朝为官,家大业大,名闻遐迩,其故居早先规模较大,屋宇连绵近百间,后因岁月沧桑,后裔外迁,战乱频发等,有的房屋毁坏倒塌,有的移作寻常百姓人家,有的则改建成了工厂的车间。

1983年7月8日,高邮县委和高邮县人民政府在认真听取宣传文化部门同志关于王氏父子的介绍和中国训诂学会的有关建议后,经过反复研究和讨论,决定着手兴建王氏纪念馆。时年8月2日,王氏纪念馆正式开工建设,历时80多天建成。此次修复了东厢屋三间,北书房三间,古井一口,修建门厅三间和部分故居院墙,并从全国各地征集到有关“二王”研究资料和文物、学者题词200多件,建立高邮王氏纪念馆,并于1983年10月26日对外开放。

1994年,高邮又修建正厅五间、厢房六间,重树“独旗一杆”,塑王氏父子像一座。2010年,在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市文化部门又对纪念馆进行了重新修缮,重新布置了王氏父子生平展。“此次修缮,我们对原展厅的房屋进行了重新修葺,将之改为会客厅,与现在的主厅、两边的厢房共同围成一个小型四合院,同时还新添了部分仿古桌椅、新的字画等。” 市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让游客更加全面、生动地了解王氏父子,进一步增强纪念馆的视觉效果,市文化部门不仅邀请本地书画名家创作了书画作品,还通过网络等新媒体搜集到许多与王氏父子、高邮古文化有关的图片,图文并茂对新展厅进行布置。

记者在高邮王氏纪念馆采访,看到馆内有一根很高的木旗杆十分引人注目。据介绍,在乾隆、嘉庆年间,王家历代为官,且学问深厚,熟悉王家的人和当地人都尊称这一根旗杆为“王府独旗杆”。而“王府独旗杆”是有来历的。王氏父子年轻时居住的宅院,原先部分是一陈姓武将的,陈家门前原有八根旗杆,后来家道衰败,旗杆也逐渐倒了,还剩下一根旗杆的时候,这一部分房屋连同旗杆全部卖给了王家。事实上,“王府独旗杆”还有其独特的含义,一是褒扬王氏父子在训诂学方面的独一无二的杰出成就;二是除了为学问外,王氏父子在为官上也是刚正不阿,清廉有加,这在吏治腐败的清代也独树一帜——曾合力参劾大贪官和珅。

据史料记载,嘉庆四年正月初三,乾隆帝刚死,王念孙就冒着满门抄斩的巨大危险,带着奏本参劾和珅。当王念孙决意写奏文时,因为不知嘉庆态度,左右为难。和珅是乾隆的宠臣、权臣,现在乾隆尸骨未寒,就查办其宠臣,嘉庆怕不怕沾上不孝之名?王念孙既想参倒和珅,又不能得罪皇帝,实在难以两全。而此时“时间就是生命”,一旦和珅得知内情后“反扑”过来,后果不堪设想。危急时刻,时任翰林院编修的王引之在一旁提醒父亲说:“在罗列和珅罪状之后,再加上‘臣闻帝尧之世,亦有共驩,及至虞舜在位,咸就诛殛’。”王念孙听后连声叫好。这几句话好在何处呢?它好就好在把和珅比作尧舜时代的奸臣共工和驩兜,这一来,就顺理成章地把乾隆比作尧,把嘉庆比作舜。既然如此,惩办和珅,就既不会影响乾隆的“威望”,也显示了嘉庆的“英明”,正可谓“三全其美”。

王念孙在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列举出和珅种种罪状。其举感动了嘉庆皇帝,最终铲除了和珅。正月十八,嘉庆便赐和珅自尽。王氏父子合力参倒和珅,被天下人誉为“凤鸣朝阳”。如今,王氏纪念馆也成为我市的廉政教育基地。

各位宗亲,如果您感觉内容不错,请传给更多的王氏宗亲!欢迎各位宗亲提供更多的王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