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一个视角探索中国传统艺术

公元13世纪,意大利商人马可·波罗依据在中国17年的见闻,写作了《马可·波罗游记》。这部游记是西方人感知东方的第一部著作,它向整个欧洲打开了神秘的东方之门。

换一个视角看世界,会发现意外的美丽,对艺术史的考察也是如此——换一种文化背景来探索中国艺术,或许可以呈现我们以前所不知道的精彩。

20世纪初,德国东亚艺术史学家、收藏家奥斯卡·明斯特伯格在环游世界的旅行之后,与深谙艺术的同好们交流时迸发灵感,他计划收集到尽可能丰富的研究资料,整理归类现有的珍贵图片,在研究描述文献资料的同时,对原作给出自己的评论,还原一个较为完整的中国艺术史。其后,皇皇巨著《中国艺术史》第一卷、第二卷分别于1910年、1912年出版。

这部作品系统阐释了中国辉煌博大的艺术史,在当时的学界是史无前例的。作品涵盖了从新石器时代至清代的中国古代建筑、雕塑、绘画、青铜器、陶瓷、手工艺品等内容,收录上千幅彩色图版及黑白插图和照片,每幅图片均详述器物名称、尺寸、收藏者信息等,是研究中国传统艺术的珍贵史料,可谓“中国艺术大百科”。

近日,中国画报出版社将《中国艺术史》拆分,推出《中西艺术交流3000年》《中国艺术3000年》。

《中西艺术交流3000年》从历史的纵向论述,即从新石器时代至清末,诠释了中国艺术风格演化的逻辑和特质;作者又以佛教传入中国为分界线,通过中外古代石刻、青铜器、陶器、绘画、雕塑等作品分析,呈现了中西方3000年来在艺术上的对话与交流。

作者以德式严谨看中国传统艺术,着眼于艺术风格的演变和形成。《中西艺术交流3000年》收录321幅黑白图版和15幅彩色图版,其中不乏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巴黎吉美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等地的文物原件的图片及当时在中国实地拍摄的古迹照片,近400件器物作品,涵盖石刻、青铜器、陶器、人物绘画、山水画、动植物绘画、雕塑……从中我们可以窥见中国传统艺术在历史长河中的蓬勃发展。

书中同时介绍了迈锡尼风格、中亚混合风格、希腊-罗马风格、自然主义风格等,以西方视角解读中西方在艺术上的交流和对话。器物作品涉及的诸如兽首花纹、葡萄藤纹饰、熊足明器、青蛙雕饰等,书中也做了详细介绍。

另一本《中国艺术3000年》可谓是“百科全书式中国传统艺术读物”,通过艺术作品本身所展现的审美趣味,厘清中国艺术的发展脉络。

全书分为建筑艺术和工艺美术两大部分,收录675幅黑白图版和23幅彩色图版,包括在中国实地拍摄的古迹照片,近1200件器物作品,涵盖了中国古代建筑、青铜器、陶瓷、宝石制品、印刷品、织物、漆器与木器、琉璃、珐琅、犀角等。每幅图片均详述器物名称、尺寸、收藏信息等。

除了材质方面的分类介绍外,作者还从功用性角度进行分析,如牌楼、纪念碑、纪念柱、宫殿、寺庙、墓葬、乐器、铜镜、兵器、钱币、饰物、徽章、印章、如意、木版画、地毯等,揭示各类建筑和器物蕴涵的功能性和美学意义。

中国的瓷器从15世纪末起在欧洲大受欢迎,紧接着是青铜器、漆器、象牙雕刻、绘画及家具,中国的茶叶和丝绸也成了欧洲市场上的紧俏商品。来自中国的各种陌生技术同样对欧洲手工业产生极大影响,中国风的装饰在18世纪甚至成为一种潮流。明斯特伯格说,他最感兴趣的,是东方艺术作为一个整体与世界上其他艺术相比的独特性,他是这样表述的:对自然的热爱是自古以来的不变主题,“他们要激发人们的哲学思考,要表达美好和宁静中蕴含的永恒的时刻。”

王瑞英“曲韵琴声”展传统艺术

本报讯(记者刘莉莉)前日,“曲韵琴声──王瑞英个人演奏及非遗艺术成果展演”在中华曲苑上演。

王瑞英是市曲艺团优秀坠胡演奏员,多年来从事河南坠子伴奏,注重与演员的配合,由她担任主弦伴奏的河南坠子作品屡获大奖。王瑞英也是非遗项目大雷拉戏的第三代传人,在演奏方面一专多能。

演出中,王瑞英带来坠琴独奏《赶路》、坠胡独奏《夸山东》、雷琴演奏《我爱你中国》等,行云流水、刚柔并济。观众从中可感受到坠琴、坠胡、雷琴等多种乐器的特色特点。演出中还有肖桂森、张楷、刘嘉欣等多种艺术门类的名家新秀助阵,展示了丰富的中国传统艺术魅力。

“向世界展现当代中国的发展图景”(读懂中国)

中华文化既是历史的、也是当代的,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如今,中国传统文化“圈粉”世界,国风国潮渐成时尚,新兴文化产业加速发展,越来越多外国友人投身中国文化的研究与传播。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几位外国友人,请他们讲述自己与中华文化的不解之缘。

来自土耳其的陶瓷艺术家埃克雷姆·亚泽哲(中文名“爱可”)在景德镇定居已有十余载,早已融入了这里的生活。但他坦言,相对于对景德镇陶瓷的挚爱,他所知所学的还远远不够。

爱可和景德镇的缘分,源于少年时代的一次博物馆之旅。当时,爱可跟着家乡的一位著名陶艺师学艺。在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帕皇宫博物馆,他见到了来自中国、举世闻名的元青花瓷器。

“通过古丝绸之路,土耳其和中国的贸易往来与文化交流日趋频繁。精美的元青花瓷器也通过贸易方式来到这里,最终被保留和陈列在了托普卡帕皇宫博物馆。”大件、完整的元青花瓷器,刻着“景德”字样,成为当地国宝级文物,让爱可深深着迷,并对遥远的东方和历史悠久的景德镇充满遐想。

从土耳其一家美术学院毕业后,爱可踏上了自己的“陶瓷之旅”。“我本不想停留在什么地方,只是想寻找心中的陶瓷。”从土耳其起步,无论是出产青花料苏麻离青的伊朗,还是拥有众多陶艺大师的日本,爱可一一走过,直到来到中国景德镇。

初到景德镇,爱可印象深刻。“大街上,有人抱着大件的青花瓷瓶走过,也有人骑着载满瓷器的电动车,还有推着板车运泥坯的。”在爱可看来,如果你热爱陶瓷,景德镇就是“天堂”。

“景德镇荟萃了陶瓷艺术的精英,各类能工巧匠、专家学者,值得我拜访学习的太多太多。”在土耳其,爱可一直使用气窑烧制瓷器。到景德镇后,他第一次知道,还有用柴窑来烧制瓷器的,其成品“感觉更润”。爱可感叹景德镇陶瓷底蕴的深厚,从2009年至今,便一直留在景德镇。

如今,爱可在景德镇当地一家瓷毯制作公司任设计师。“无论做什么,先交朋友。这是从古丝绸之路到今天共建‘一带一路’亘古不变的规律。”在爱可和各界朋友共同推动下,土耳其瓷器重镇伊兹尼克市和景德镇市建立起了友好城市交流合作关系。爱可希望成为土中文化和贸易的使者,继续推动两国陶瓷工艺与文化交流。

当下,很多像爱可这样的外国人慕名而来,景德镇这座千年瓷都正散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在爱可眼里,“景德镇正在传统与现代的交织中,变得愈发开放和包容”。

过去一年,杰弗里·艾伦·罗德(中文名“陆高安”)一直在与上海不同的文化机构交流,希望用虚拟现实技术(VR)再现上海的历史文化。上海浓郁的艺术气息、学术机构的良好交流氛围等,吸引陆高安在2020年移居上海,并加入上海交通大学—南加州大学文化创意产业学院。

在此之前,他曾在美国罗彻斯特理工学院的电影和动画学院任助理教授,是芝加哥艺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的终身副教授和系主任。“我平常与艺术馆、美术馆、博物馆等进行合作,为它们的应用程序设计VR场景,并向大众普及。”

12年前,因为妻子参与上海世博会有关工作,陆高安第一次来到上海。“当时,新建成的博物馆和画廊开门迎客,许多著名艺术家初次在上海办展,新推出的艺术展览迸发活力……”上海欣欣向荣的文化艺术创作和文化市场发展,给陆高安留下深刻印象。“艺术机构和艺术活动的数量与质量都大幅提升,文化产业蓬勃发展的景象令人称赞。”陆高安惊叹于中国文化艺术界取得的巨大发展,“这种增长势头仍在持续。艺术活动在城市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

如今,博物馆和美术馆已融入无数上海市民的日常生活。去年,陆高安“打卡”了上海著名红色地标——位于兴业路76号的一大会址。“展厅里栩栩如生的雕塑,重现了中国近现代历史的重要时刻。”陆高安对那里的布展陈设赞不绝口,“它吸引着今天的人们走进纪念馆,身临其境地感受那段重要的历史。”

由于长期致力于数字策展等新型文化艺术课程教育工作,陆高安注意到,中国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进公共文化数字化建设,促进基层文化设施布局优化和资源共享,扩大优质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这些年,数字文化、社交媒体等新兴文化产业在中国飞速发展。”

陆高安认为,每一个成功的国家文化品牌都包含着这个国家的语言、文化、历史乃至风景等人文或自然要素,中国有潜力开发世界性的文化产品,“让世界更多更好地领略中华文化”。“人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文化艺术活动,正在向世界展现当代中国的发展图景。”陆高安说。

在法国巴黎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以下简称“赛努奇博物馆”),一场关于中国绘画的展览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今年9月,博物馆将隆重推出“流动的墨:20世纪中国绘画历史”主题大型展览,首次展出该馆珍藏的部分无法长时间暴露于光线下的珍贵中国水墨画。

这场展览是继去年11月至今年3月在该馆举办的“世外丹青:至乐楼藏明清士僧书画展”(下文简称“世外丹青书画展”)后,再次通过办展,带领参观者感受中国传统艺术和文化。

“上次展览持续数月,获得巨大成功,共吸引3.5万人次参观,人数两倍于我们的预期。”馆长埃里克·勒菲弗说,“世外丹青书画展”是法国放开防疫措施以来,赛努奇博物馆迎来的参观人次最多的一场展览,让他感到十分惊喜。“观众可以从中看到中华文化和艺术发展的延续性和发展脉络,感受中华文化的巨大魅力。”勒菲弗本人是一名中国艺术史专家,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普通话。

“小时候,我只能通过阅读书籍了解中国艺术。”对中华文化的最初印象,让儿时的勒菲弗对地理上遥远的中国充满向往。上世纪90年代,他求学于卢浮宫学院,学习亚洲艺术史,之后进入法国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学习中文。为了更深入了解中华文化,他还来到中国美术学院、北京大学等中国高等学府深造。

“通过书籍、电影、展览,还有法中文化年期间举办的丰富活动,法国人对中国艺术和文化有了更多了解,逐步建立起自己眼中的中华文化形象。”在赛努奇博物馆,勒菲弗时常看到参观者和他们的孩子一同流连在中国艺术的海洋:孩子们一般对表情生动,展现唱歌、跳舞、武术等不同场景的陶俑感兴趣;成年观众则更喜爱蕴含人生态度的中国绘画。

“‘世外丹青书画展’的成功也证明了这一点。”勒菲弗发现,所有年龄段的参观者都对中国书法有极大兴趣。“中国汉字无论是字形、字音还是语义,都能激发人们的好奇心和探索欲,让参观者对了解和学习中国艺术文化产生巨大兴趣。”

在勒菲弗看来,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虽然外国观众无法通过一次参观窥其全貌,但是中国艺术作品可以反映中国人的生活状态和精神世界,帮助外国观众建立对中国更加立体的印象。“我们能感受到,参观者对中国艺术和文化的兴趣日益浓厚。徜徉在中国艺术文化世界里,他们能获得审美的享受和心灵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