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来一场笔尖上的墨缘

书法史中真正的经典,只有大师才堪匹配。书法虽属阳春白雪,但不因其孤傲、清寒和不羁,最终做到雅俗共赏、老少咸宜。爱情是古今中外久盛不衰的永恒主题,上至王公贵族,下至下里巴人,内心深处总是渴望爱情的来临。

一个人研究学问多年,狂放不羁,很难有某一项事物使其俯首称臣,能够顷刻闭嘴,噤若寒蝉的,唯有书法。这个书法不是概念上的书与法,而是“书”的尺度如狂放、抑制、一泻千里与咫尺腾挪,虽言“法”的范畴,却具有不可确定性。一个人在人生旅途跋涉,很难有凡间的事能让他停下来,唯有爱情。这个爱情,不是概念上的爱与情,而是爱的生理如心跳、惶恐、莫名兴奋与寝食难安,情的心理如缠绵、沉迷或相见恨晚,甚至是不爱江山爱美人。

进入世俗社会乃至市场经济社会,书法与爱情的命运,格外接近。面临同样的问题:商品化、物质化。

人世间很多事,冥冥中都有注定的缘分,有姻缘,也有墨缘。书法史中有很多的夫妻,虽然未必一定是因为笔墨而结缘,但笔墨却成为彼此之间的最佳纽带。同样是爱情,最终却是不同的痴男怨女。

真正称得上“翰墨姻缘”的,莫过于赵孟頫、管道升和黄道周、蔡玉卿两对夫妻,夫唱妇随、情真意切。尤其是黄道周夫妇,英风烈气,笔墨千秋,数百年之后,尤为令人感佩。相比之下,钱谦益与柳如是则反差太大,性情水火不容,人格更是有云泥之别。钱谦益虽是一代文宗,却比不上一个妇道人家。

民国时期才子佳人的故事,更是广为流传。徐志摩和陆小曼,梁思成和林徽因,无论每一对夫妻抑或每一个男女主角,都能写出一部传奇。当时间流逝,繁华褪尽,笔墨成为各自的代言,留得生前身后名。

爱情的一见钟情与书法经典的油然而生是同一个道理,拈花一笑的顿悟生成了经典,从此命运相连,或者与一个人,就此相依为命。

知晓爱情和书法真谛的人,也许就是无福无缘无现世作用的人。很多人明知道现实中的爱情极为稀罕,内心却始终对真正的爱情抱着极大期望。

爱上书法,就如同爱情的不期而至。两情相悦,乃是最美。然而就像现实中常常出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有人爱上书法,书法却未必爱你。爱得沉重,甚至可能费尽一生心血,一事无成。我想说的是,无论是面对书法还是爱情,真正遭遇,就义无反顾去投入,爱得热烈,也许终无所获,却可以心怀期望,关键是过程,曾经活过、爱过。

赵孟頫(1254-1322),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秦王赵德芳嫡派子孙。博学多才,能诗善文,懂经济,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音律,解鉴赏。以绘画和书法成就最高,开创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善篆隶真行草,尤以楷、行著称于世,笔法圆熟,结体严整端庄,书风遒媚秀逸,温和俊朗。所创“赵体”,与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并称“楷书四大家”。

管道升(1262-1319),幼习书画,笃信佛法,曾手书《金刚经》数十卷。嫁赵孟頫为妻后封吴兴郡夫人,世称“管夫人”。精于诗词,擅画墨竹梅兰。一日,赵孟頫和夫人在凉亭赏秋,管家送来一封信,原来是娘家来的。二人商量给家人送去果脯蜜饯点心等当地特产,赵孟頫知道夫人全家笃信佛教,于是为夫人的婶婶准备了一百条香烛。夫妻兴致很高,命人展纸研墨,回复家书。这就是流传至今的国宝书帖《秋深帖》。落款字迹模糊,看得出是涂改过的。二人感情至深,所以多数专家推测,可能是赵孟頫代书,信笔写来一时忘情,末款署了自己的名字,发觉之后,连忙改了过来。此帖笔体温和典雅,正与赵孟頫行书特点契合。赵孟頫夫妇不会想到,这一团涂改的痕迹竟为后人留下无尽的遐思。

钱谦益(1582-1664),明代东林党领袖之一,亦是清初诗坛的盟主之一。本以“清流”自居,却因热衷于功名而屡次陷入政治漩涡,留下谄事阉党、降清失节的污名。笔墨根基在颜、苏一路,大字雄强,小字不拘定式,适当融入行书笔意,端庄中见灵动,顿挫分明,节奏感极为明显。

柳如是(1618-1664),“秦淮八艳”之一。留下的作品主要有《湖上草》、《戊寅草》与《尺牍》。画娴熟简约,清丽有致,书法深得后人赞赏,作品为“铁腕怀银钩,曾将妙踪收。” 小楷清雅疏朗,点画圆润,结体时见险峻之姿。

黄道周(1585-1646),明末学者、书画家、文学家、儒学大师。明代最具创造性的书法家之一。书法擅长小楷和行草。行草书点画多取隶意,强调向右上横势盘绕,变得绵密。行笔以隶书铺毫和方折行笔,体势方整,转折刚劲又有姿态,形成雄健奔放、奇崛刚劲的特点。

蔡玉卿(1612-1694),能诗善画,尤以书法著称,“受晋唐法帖规范,又融合金文、碑版格调”,“于苍劲中显露出特有的姿媚和灵秀浑逸的神韵”。小楷受黄道周影响,字里行间有柔秀之气,虽出女流之手并无妩媚之姿,得力于魏晋小楷,古意弥漫。用笔参以隶意,笔力精遒,结构宽展舒和,字势稍带欹侧,稳健秀雅中有险峻峭拔之态。

洪钧(1839-1893) 同治年状元,中国古代状元中惟一的外交官。字陶士,号文卿。江苏吴县(今苏州)人。任翰林院修撰。后出任湖北学政,主持陕西、山东乡试,并视学江西。1881年任内阁学士,官至兵部左侍郎,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1889年至1892年任清廷驻俄、德、奥、荷兰四国大臣。洪钧通经史,尝撰《元史释文证补》三十卷,并通过在国外找到的资料对元史进行补充,在中国史学有重要地位。拥有状元功名的洪钧,同时也是位书法家,细嚼慢吟此作,方可感悟书法疏密有序,情融翰墨,力透千钧。洪钧虽离今天的时代不远,但他存世的笔墨书丹并不多。此作内容丰富,可谓洪钧大手笔于斯也。

说起洪钧,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赛金花,那时洪结识了红遍苏州的“花榜状元”赛金花,不久便喜结连理。洪钧精通德、英文,才华出众,再加上被称为“公使夫人”、“东方第一美女”、“第一位出入欧洲上流社会的中国公关小姐”、“最后一位裹着小脚的具有明星气质的交际花”、“护国娘娘”等称号赛金花陪同,再有同代人曾朴以洪钧、赛金花为主线,写下晚清四大小说之一《孽海花》,故二人在民间流传着一段佳线),对其出生日期有很多说法,主要有四个版本,其生平事迹中的年龄也有不同说法。赛金花非擅书法,也正因此,不拘绳墨。墨迹存世极少,这件题词中有些相同的字,施以不自觉的变化。

郭沫若(1892-1978),现代文学家、历史学家、新诗奠基人之一。在书法方面成就不凡,以“回锋转向,逆入平出”为执笔八字要诀。书体既重师承,又多创新,展现了大胆的创造精神和鲜活的时代特色,被誉为“郭体”。以行草见长,笔力爽劲洒脱,运转变通。

于立群 (1916-1979),以颜体和隶书最为拿手。颜体行书,遒劲雄厚,让人惊奇。后在郭沫若身边受到熏陶,研读历代碑帖,喜作大字。此隶书多取清隶,学而能化,殊为难得。用笔轻松,不拘程式,结体正方,追求拙朴。

徐志摩(1897-1931),新月派代表诗人,新月诗社成员。现代诗人、散文家。1921年赴英留学,深受西方教育的熏陶及欧美浪漫主义和唯美派诗人的影响,奠定其浪漫主义诗风。代表作有《再别康桥》等。不以书家自居,但翰墨见性情,不拘法度。陆小曼(1903-1965),师从刘海粟、陈半丁等,晚年被吸收为上海中国画院专业画师。曾参加新中国第一、二次全国画展。擅长戏剧,曾与徐志摩合作话剧《卞昆冈》。谙熟昆曲,能演皮黄。有深厚古文功底。书法主学褚遂良,字迹清秀。

梁思成(1901-1972),建筑历史学家、建筑教育家和建筑师。毕生致力于古代建筑的研究和保护,参与了人民英雄纪念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设计。隶书取法汉隶和清隶,冶为一炉,笔意流美。

林徽因(1904-1955),中国近现代著名建筑师、诗人、作家。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国古代建筑,成为这一领域的开拓者,拥有巨大的学术成就,为中国古代建筑研究奠定了坚实的科学基础。文学上,著有散文、诗歌、小说、剧本、译文等。其楷书取法褚遂良一路,深得褚书清雅俊逸之妙,点画劲健,结体宽博疏朗,笔致曼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