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造假江湖的水有多深

这个话题按理说我是写不了的,不过这段时间机缘巧合吧,朋友送了我一个大剪报夹子,说是他在地摊上花了十块钱淘到的。

可能有小伙伴不知道剪报这玩意是个啥,以前的人们报纸杂志,看到好的内容,就裁下来放到一个大文件夹里,后来电子产品火了起来,这玩意也就慢慢消失了。这次淘到的这个材料里,原主人是个古董新闻爱好者,收集了几百页的这类新闻材料,有大量的当事人采访,我拿出一部分来跟大家分享下。

网上经常有关于某些地方是假货聚集地,甚至说某地是“造假村”,可能有小伙伴很纳闷,都这么明目张胆了?就没人管了?

但如果你到了当地,就会发现当地人根本不藏着掖着,到处都是“XX工艺品厂”的牌子,完全是合法生意。有时候这些土里土气的作坊水平高得不得了。

这里面最传奇的人物叫高水旺,这人就是河南作坊界的神。曾经因为别人拿他的东西出去卖,涉及金额巨大,他被抓起来关了几天,后来发现他完全不知情,并且一直在做合法的工艺品买卖,所以他不犯法又放了出来。后来还做了博物馆聘请的修复师,做的东西也多次获奖。

这个说起来复杂又简单,河南陕西本身就是文物大神,中国古代王朝,大部分都在关中和中原溜达,也就是陕西和河南那一带。豪门大户也都在这两个地方,贵族上等人死了,弄点东西陪葬多正常,经常是古墓叠古墓,自然也就成了古董交易市场,当地人耳濡目染,慢慢就对这些东西非常熟悉,再后来也就慢慢靠山吃山,天天玩古董,顺便仿制一下,也很正常,正如一个修理工身上带个扳子一样正常。

画面本身不讲究地用珂罗版(一种很复杂的精密玻璃印刷技术)印刷。再高级的就是真人手绘,画的人虽然有原件参考,不同水平的人画出来的差别非常大。而使用的墨和颜色都要不能用化学料,必须是古法作的东西,不但成本高做出一件东西也要很多时间。

瓷器陶器紫砂这种,就要用真品当年使用的土,现在这些土现在已经很不好弄。比如景德镇老坑高岭土,即使买到也要卖到上千一袋。这些土拿来还不能用,为了去除杂质要反复淘洗沉淀,还必须人工来做,因为现代机器做出来的胎泥遇到内行一眼就看得出来。

使用的天然釉料和颜色价格更贵,好的卖到几千上万一斤,有的人专门就制作仿古釉料卖。至于手工拉坯和作画上釉,就是全看本事的手艺活,技术高超的能做的和真品一样。烧制的时候现代的电炉煤炉是不行的,必须搭老式窑口烧柴,用的都是和以前一样的大块实木,一口大窑烧一炉柴火可能就要上万。

现在各种现代化学品,直接熏蒸,要几百年的效果就相应的熏蒸多久。也有怕化学品有残留会被检验出来,于是用各种天然成分配比熏蒸的,据说配方和广东凉茶差不多。更高科技的是使用高强度射线长时间照射,模拟真实环境几百年对字画的破坏。

如果是瓷器,关键是所谓“去贼光火气”,说的是新出来的瓷器里外都会带有新东西的那种明亮的光芒,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有点类似你家的冰箱刚搬过来看着亮晶晶的,用几年就灰头土脸。古董也一样,新做出来的一看就是新的,需要经过特殊处理,让人看着像是经历了几百年的沧桑。

以前用打磨或者土埋之类法子,效率不高还容易让瓷器光泽受损。现在有各种化学品去火气,只要略微泡一下,就可以得到几百年的效果。

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哪种一劳永逸的法子,因为做这行的人也关注新技术,随时随地想办法应对。

曾经有人拿来一些沾了泥土的汉简要卖给南京博物院。送到研究所进行年代测定,检测的结果都是该木简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看着挺像真的。最后多方确认,才知道这批东西是作伪者用出土的西汉棺材板做成的。要不是写的字实在是没法跟古人一个样,还真被他们给糊弄了。

大家可能纳闷,那给博物院送假货这人应该被抓起来了吧?一般不会,毕竟你没法确认是他伪造的,他说自己是从爷爷那里继承来的,你总不能因为别人继承了一个假货就抓人吧。

接下来就是第三种,这才是古玩造假里的高端货。做出来就是给行家看得。真正的古玩造假。目标是让砖家们打眼(指上当),让真专家也吃不准。卖的就是这门手艺。

这些东西从用料到工艺都不一般,比如铜器,一般按照真东西比例重新配比即可。高档货就要买同时代的废铜器废铜钱熔炼。如果是商周铜器,就不能再用蜡,而是用当时同样的泥范,这比蜡模又要麻烦很多,而且工艺更复杂。

比如把不完整的器物通过从别的器物截取修补做成完整件;或者残破的几件器物截取拼接成一件新品;在没有花纹的素面器物上刻上花纹;在真品上刻上增加铭文;甚至把普通形制真品通过切割等方法改变成罕见高价的器型等等。

宣纸虽然是一层一层的,但是揭开就会发现下面那层表面粗糙,和真的表面是有区别的。最后是水墨虽然晕染,但是题款一般用干墨和印章用的印泥,二者晕染性差得多。揭开后必须要补,专家从这两处一旦发现补笔,就基本认定是伪造了。

这个其实也比较复杂,一般卖家也不傻,他们往往呆着自己的风水师,风水师一看就知道某个地方确实是风水宝地,埋着个达官贵人也正常。

在这三种之外,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古玩造假。就是一些技艺高超的专业人士作假。

在古代干这一行最有名的估计是米芾,这人是一流书画家,经常找人借书画观摩。据说他常仿制以后把真的据为己有,假的给原主也不被发现。他特别喜欢二王(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书法,当时仿制了很多。于是从宋代到现在,分辨是二王真迹还是米芾仿制,都是一件很件很有挑战的事。

到了近代,这方面最有名的就是张大千。他最擅长石涛和八大山人的画,以至于现在两人的画到底有多少张大千画的,几乎没法分辨,有种说法说是十之七八都是仿品。唯一的好消息是张大千的画,本身绘画水平也非常高,价格也是离谱,真分不出就分不出吧,买张张大千的画不丢人。

张大千每收到一幅真迹,就仿好几份,行内管这个叫“下蛋”。然后由不同的渠道带到相隔很远的几个地方同时出手,既可以都卖出高价而且不容易穿帮。

古玩造假的危害非常大,不但造成财产损失,而且把整个市场都弄得乌烟瘴气。是一种非常伤害古玩行业基础的事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