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式佛珠配饰全解!不认识小心被人笑话!

一般就是挂在腰间,也是祈求平安的意思吧。目前市场上能见到的都是现代做的。喜欢的朋友们请一个挂在包包上,也会给自己提高不少回头率。(别人都会看这个小盾牌是什么东西)

九宫八卦咒轮图形,源自西藏密宗开山祖师—莲花生大士的文殊九宫八卦图;聚集梵、藏、汉三地破除各种凶煞之镇宅安居妙宝而成。

将此咒牌悬挂于大门上或安放屋内,可防范因人、事、物、风水、地理所生的任何凶煞,阻挡一切奇灾异祸,越吉避凶,转祸为福,百无禁忌。于宅内安居者,不论求财、婚姻、子嗣、名位、权势、智慧、延寿等皆能增善缘而生生不息,减恶缘而无灾祸,息疾病而添寿。回遮一切太岁、岁破、劫煞、灾煞、岁煞、伏兵、大祸等诸年月日时煞星。 阻挡路冲、门、床、龟、厕等不吉方位所生的凶煞。令宅内合家大小平安体健,家运兴旺,加宫进爵,招财进宝,福寿绵长,安和乐利,百事皆宜,吉祥如意。

荷包做为香囊始于唐代,但确流行于清,在清代,荷包成了满族人,上至宫廷,下到平民百姓,乃至其他民族一些人们的一种佩饰。荷包扣是个配件,民间也流下的也很多。翡翠、象牙、白玉等材质的都曾有过。

古代多作为袈裟环使用,民间又是烟袋上不可或缺的装饰和实用器。一些老珠子上也挂着这东西,一是用作挂扣,二应该是取其“袈裟环”的内层含义。藏珠上的东西就是生活中喜欢的小东西、小物件~ 喜欢啥就挂啥,取其意义。渗透出一份虔诚的信仰。

一个荷包扣那简约的外形凝挂着生活留下的独特包浆,古旧物品都蕴藏着崭新的能量,它们是创意饰品不可或缺的元素,在不断的搭配中焕发着穿越时光的味道。荷包扣也是专项收藏中一朵奇葩,制作精美器形完整的荷包扣正逐步吸引着更多独到眼光的藏家们。

八字挂环一般使用在佛珠佛头底部,方便不持咒念经时候可以将佛珠挂在身上,挂环可以旋转,避免佛珠来回晃动打结缠绕。

藏族金石治印艺术在吐蕃王朝建立初期,随着文字的规范律定已广泛使用于王朝政、教、军事的政令、策封、信物等方面,并成为吐蕃王臣,将帅、僧俗官吏权利和地位的标志。在吐蕃王朝时期,朝庭中就实施了具有等级差异规定的装饰服装的章饰,是用不同金属质材制成臂章以区别官位的大小:一等翡翠、二等金、三等金包银、四等银、五等铜、六等铁。每种又分大小两类,共十二级,臂章钉在方圆三寸的粗毛布上,悬挂在臂前。

据巴黎版《敦煌吐蕃古藏文文献选》载,当时吐蕃文献已广泛有钤印制度,印文采用图文合壁型及纯文字型印皆有之,如方印中刻一飞犬,配以文字,有站立的展翅大鹏图形。有着僧侣装的双人坐象,旁刻以装饰雍忠万字图形,大鹏、“十”形雍忠图形,均为藏族古老的原始宗教笨教最崇拜的创世先祖图腾和苯教教徵。可见其藏族治印艺术一开始就有着源自本土数千年古老文明积淀的一脉相承的本性特质。

佛教的传入、藏文的规范使用和吐蕃王朝时期佛教文化的昌盛,无疑给藏族治印艺术的发展注入了新的血液,提供了发展契机。作为藏族文化的一部份,治印艺术自然随之应用于佛教活动的各个领域,并成为神、佛、高僧们大德权力和神圣威严的象征。以至在民间出现了将高僧大德、上师的手印、脚印也直接作为神圣印契而顶礼模拜供奉的传统习俗,并由此引伸出了族独特的“让迥”文化。

一般计数器会做的很漂亮,两边的百位和千位计数器,一般一边拴着金刚杵一边拴着金刚铃。

之后就是万为计数器卡子了,一般在这些上面会镶好看的宝石,松石啊,珊瑚等等。

藏地密乘行人多用银质的小铃和小金刚杵为装饰带有银珠的计数器,随着各流派的传承不同所放置的位置也不同。苦行者一般用普通材质或者六道木的木头念珠,然后用一小段绳子系在子珠之间来计数,每念一长串的数量就将短绳子向下移动一颗珠子。当这段绳子从一端移动到另一端的时候就等于一百零八遍长珠,二者相乘就等于是念诵了一万一千六百六十四遍圣号或者真言。

按照藏传佛教的传统,计数器不应直接栓在佛珠的珠线上,而要在珠线上穿入小环,再将计数器穿在环上。

计数器一般的别在27颗后边,带铃的是计百位的,带杵的是计千位,夹子是计万位的。一般的情况下法器和金刚结之类的一般都要拴在念珠的3,7,21颗位置上。

“嘎乌”,是藏语的音译,指护身佛的盒子。盒子里一般装有小佛像、印着经文的绸片、舍利子或者甘露丸、由高僧念过经的药丸,以及活佛的头发、衣服的碎片等。作为护身、减小业障和增长修行之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